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高中思政研修室

教而不研则浅 研而不教则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海,高级政治教师,多年担任高中毕业班的思想政治教学工作,高考成绩优良。在省级以上专业报刊发表教研文章600余篇,主编合著教学用书、校本教材28本,21项科研成果获市以上奖励,被国内多家杂志社聘为特约通讯员或特约编辑。曾任学校政治教研组长,校科研室主任。荣获过市级教学能手、市级教育科研能手、市级德育先进工作者、市级优质课竞赛壹等奖、市级优秀课题主持人,省级教学设计壹等奖、省首届说课大赛壹等奖、省级优秀指导教师、黑龙江省普通中学首届最佳教师,东北三省十佳政治教师、全国教研骨干教师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校本教研——“观课议课”需要讨论的三个问题  

2017-10-15 12:49:54|  分类: 教育教学科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大家往往会以为,提出“观课议课”这个概念,并没有许多新鲜之处。一是与听课评课似乎没有很多区别,二是观课议课或者类似的说法早就有人提过,三是许多人厌倦了很多换汤不换药或者新瓶装旧酒的事情,对出现的每一个新名词都或多或少产生一种抵触情绪。
        首先,词语的更新换代,并不只是换了个形式,语言的递进,其实是思想的演进。先说由“听课”到“观课”的变化。“观”有观察的意思,也有观赏的意思,同时当然也将倾听包括在内;观的对象不仅是课堂各种声音,更重要的是观师生行为,比听的范围要大,程度要深。一段教学视频与一段课堂录音相比,前者更能忠实表现课堂整体。而观课比教学视频,更具人的主观情感色彩,更具人情味。

        其次,从评课到议课的变化,也是课堂评价观念的巨变。“评”表示评价、评判,“议”在这里则表示商议之意。如果说评课着重在强调课“好不好”,那么议课则更强调课有没有价值,给人以什么启示。评课者,专家也,这是大家习惯的思维。议课者,我们也,这是大家很不适应的行为。一提到评课,许多教师马上投降,这事还是请某某专家来评判吧。对于上课者,听到要评课了,往往心里直犯怵,似乎在接受最后的宣判,至少类似于中央电视台“青歌赛”上选手演唱结束等待评委亮分的情形。议课,是大家一起来商议,是众议,是一起来讨论如何将这堂课进行得更好,更能提高课堂效率。上课者怀着感激的心情,等待大家的帮助,虚心接受大家的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三,由“执教者”到“献课者”,是上课教师价值地位的改变。执教者,要么是给参与课堂活动的教师作为观摩的对象,一方是传经送宝,另一方就是崇拜模仿;要么成为大家评判的靶子,早做好挨批的准备:总之,有时是高高在上的施舍者,而有时又如俯首帖耳的忠实奴仆,上课教师在心理上从一开始已经不正常。而将上课者定位为献课者,意味着始终在肯定上课老师做出了贡献,给了大家许多启示,所有参与课堂观察的老师首先表示的是对献课者的感谢。
        开展观课议课活动,要发挥其强大的作用,还需要改变许多旧观念。以下三个问题有必要进行讨论。
        一是角色问题。即上课教师与观课教师的地位问题。在观课议课的理念下,平等对话是基础,献课者与观课者都是共同参与者,虽然任务不同,但双方平等,不存在彼此之间的鄙视或仰视。当然,这里的平等指的是人格、价值、地位等方面的平等,但不包括修养水平的平等。在献课与观课者之中,必定需要一位平等中的首席;这位首席的存在,保证了活动顺利并有效开展。在这里,观课议课活动有效性如何体现?全体积极参与是关键。观课前,所有活动者已经了解了活动的相关内容与任务;观课时,观课者选择一定的视角观察课堂,上课开始,观察开始,上课结束,观察结束,献课者在上课,观课者似乎是自己在上课,也亲历了教学过程;观课后,积极参与商议,贡献自己的意见。观课议课的目的是获得启示,显然唱独角戏的做法是无法达成这个目的的。有时,我们往往抱怨:听听课还有点意思,评课实在是一种走过场,聊无趣味。在观课议课活动中,重点落在议课上,而不是观课上。观课是议课的基础,议课是观课的必然,是整个活动的核心与高潮部分。参与者不明白自己之所以参与,不明白自己所起的作用,不成为活动的积极角色之一,将可能让课堂评价活动再次回到老路上。
        二是平台问题。由于课堂教学行为带有许多教师个人色彩,同时,观课议课者所采用的角度、内容与方法也因人而异,主观色彩更浓,难免产生随意性。同一个问题,同一个教学环节,很多人认为这样好,有些人却不以为然,甚至观点之间大相径庭。在观课议课的观念下,势必会有更多的人参与讨论,自然会产生更多的争执。如果不能有效处理讨论的平台,或者说大家讨论的时候,不在同一个平面,就无法解决公说公有理、婆说婆有理的无谓纷争。就好比一个刀客与一个剑客论刀与剑孰优孰劣,最终可能谁也无法说服谁,因为即使刀客战胜剑客用实际证明刀比剑好,也不能说服别人承认刀比剑好,因为刀与剑的使用并不在同一个技术层面。几年前浙教版初中语文教材里有一篇文章叫《卖油翁》,一位老师要求学生讨论一个问题:卖油翁与陈康肃公,二人谁的功夫厉害?其实这两个人的功夫是没法比较的,因为他们的技术不在同一个领域。
        那么,怎样让观课议课活动在同一个平台中进行呢?事先大家都知道教学内容或主题,以便为讨论作好充分准备,这还仅是将讨论限定在一个范围之内;许多学校在活动时约定一个观察角度或话题,也是一种很好的办法。但这些措施仍然是隔靴搔痒,不能有效搭建活动平台。实际上,观课议课的共同平台应该是:站在献课者的课堂里,从献课者的立场出发,照献课者的课堂程序,即照课堂教学行为的展开与推进,讨论其功过得失。走进课堂,应该是走进献课者的课堂。而不是像有时人们常见到的那样:如果这堂课让我来上,我会这样上……你那样上,并不能有力证明我这样上就不行。公理与婆理之争,实为无谓之争。从一切为了学生发展的角度出发,核心平台或观课议课的前提应该是学生的学习。所以,立足学生学习,走进对方课堂,观课议课的共同平台才可以算基本形成。
        三是技术问题。每一个观课议课者必定要选择一个自己所喜爱的角度(视角)进入献课者课堂。采用什么视角,实际就是采用一项什么操作技术或线路的问题。目前,人们已经开始采用很多技术手段用以观察当前的课堂教学。各种记录课堂教学情形的量表、指标等统计学原理也已经广泛被应用,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。但哪怕某项技术很先进很客观,仍然无法完全准确反应真实课堂。因为你的技术越先进越数字化越科学,也就越意味着你忽略了更多情感、主观性的东西,有时这些东西在课堂中可能是最重要的。不能完全相信机械式的量化手段所产生的结果。许多师生共同对话所产生的情感态度价值观变化,是无法用量化手段测量的。主观的东西有时只能用主观的眼睛来观测与记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